寂北忆旅

本命少主,主攻党,爱到深处便是受,爱的cp太多,最近掉到小狐三日鹤一期的坑里无法出来

准备出去写生,火车上一堆买了站票坐座位,不让座…我…佛慈悲

上课的闲来无事摸的鱼

是我流蓝河了,线条不流畅还望见谅【算是草稿了】,是少年时期的蓝河吧

【叶蓝】从11月到2月

前提:第一人称,意识流

         人物OOC

         就是一个冬天的故事


        我和许博远交往有段时间了。


       他是个认真的小伙子,在对待女朋友方面也很细心,喜欢微笑,有两个小酒窝,眼角会上挑,有时候调戏狠了还会有点脸红,但是我从来不会和他说,这种小表情只要我知道就好了。


       他的工作是在电竞俱乐部工作,听说职位还挺高,在租的小房间里,有时我会坐在他的旁边看他打游戏,听着游戏里的人喊他“蓝团”“蓝河”,还有一个喊得特别亲近的“小蓝”。


      我有些吃醋,小蓝我都没叫过,你还是个男的还喊那么亲密。


     所以,我拽住许博远的衣服也在他旁边喊“小蓝”“小蓝”。让我意外的是许博远一开始并不同意我这么叫他,但是后来像是妥协了一般随着我叫了,但是我却没了兴致,重新叫回了“博远”。


     第一次见到那个传说中的男人是在全明星上。


    我一开始对电竞是没有兴趣的也看不懂,一直认为这是男孩子的天下,但是和许博远交往了以后我就开始恶补这些,去了解他所在的世界并支持他。叶修就是我最先了解到的一个男人,他的荣耀太多我都记不得太多,唯一记得特别清楚的是在苏黎世的那场比赛上他披着国旗,意气风发。眼泪瞬间就下来了。


    我从包包里掏出一本笔记本,然后又掏出一支笔想要去找叶修签名。


   好不容易挤到叶修旁边将本子递到他旁边,心里忍不住吐槽,这时候的女人真的是很凶狠,估计今天画的妆都快被蹭没了,主办方也是神奇竟然不给排队的地方,也不知道想挤死谁,等会还要去找博远,也不知道......


   “啊,请问你要签什么名字?”


     我抬头发现是叶修正拿着本子问我,脑袋一愣”...那个,许博远。“


    “......”叶修看起来有些惊讶,我脑袋又一下子缓了过来,“不不不,那个不是,那个是我男朋...”


     “思远。她叫思远。“一个声音突然插进来,我一转头发现竟然是博远,“签完了我们就走吧。”


       叶修沉默着在本上签上名字,然后递给了我,眼睛转向博远,“你,有时间要不要聚一聚。”


     我接过本子,听到叶修说这句话有些惊讶,博远和叶修认识的吗?虽然说在网游上是有可能见到,但是从来没听到他说过啊?


    “不了叶神。”许博远拉住我的手转身就走,我任由许博远拉着我,然后发现人都已经被工作人员驱走了,怪不知道刚才一下子就没有拥挤感了,看样子是博远负责的吧,我男朋友做事能力真强!


    正在我在心里夸赞博远的时候,后面的叶修又喊道:“小蓝。”

 

   许博远拉住我的手一僵然后继续走向出口,只是脚步快了点。


    我想,是不是在我认识许博远之前这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呢?但是,眼看着就要出去了,我拉住许博远。


   “?”许博远回头看我有些疑惑。


    我叹了口气,将手上的围巾给他围上,“这都十一月了,又是在北方的,还是有些冷的,我知道你一个南方人可能有些受不了,虽然可能还不至于戴围巾但是为了防止你感冒啊你还是戴上好,还有啊,我给你准备好了感冒药,你...”我突然住口,然后气呼呼地围得紧了点。


    我想起来,刚认识许博远的时候他说我说话像黄少天,那时候我还不太熟悉电竞圈,就去翻黄少天是谁,结果发现竟然是个话痨,气得我不行。


    可能许博远也想到了,笑了笑没说话。


   围好后我拉着许博远准备走,告诉他我想吃火锅让他快点走,他说好,他先去叫一辆车,外面冷,让我先待在这里。


    许博远走后,我静静地站在原地,鬼使神差的往后看了一眼,在我位置不远处有个男人在抽烟,忽明忽暗。


    我想我知道那是谁,叶修。


============================================


    十二月的广州还不是很冷,至少对于我来说,只是有时候我会受不了这种湿冷感,还有点想念北方的学,这时候已经下了很大的了吧。


    自从那次全明星过后,我将本子上签着叶修名字的那一页撕了下来,然后夹在一本书里放在了书架上。


    身为女人可能总是有种直觉,我看着叶修那两个字有些心慌,现在也更加频繁在许博远在家带团时在旁边看着,许博远倒是和没事人一样,当我不存在自己打自己的,偶尔也会激动,但是看到那个叫“君莫笑”的ID时总会躲得远远的,知道君莫笑就是叶修的现在的我心里总是有些不舒服。


    再到有一天,从一早上心就一直发慌,但是没有和许博远说,我总是不希望他太担心我,尤其是今年就快要过去了,一大堆事情都来了,工作量也比较大,他已经好几天没有休息好了。


    就在晚上我做好夜宵准备给博远送过去的时候,有人给我打了个电话,我一看是大春的,心里有个铃铛突然一直晃啊晃,我赶紧接通。


     “大春?怎么了嘛?“


      “小许他突然倒下了,医生说他这几天工作太多了,有点承受不住。”


        我听着大春说完后,沉默了会回道,“我知道了。”


       大春大概是没想到那么淡然,说话开始磕磕巴巴起来,“那,那你要不要,就是过来看看。”


   “当然了,我还准备好了夜宵准备过去,他现在状态怎么样?”


   “醒了,只是在吊水中,医生叫他多休息休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一点也不困,然后还想回来,你赶紧过来劝劝他。”


   “好,我知道了。”


     说完,我将电话挂了,准备拿起夜宵出门时却发现手有些抖,我心脏在沉重的跳动着,一下又一下,抨击进了脑海中。


     什么淡然,都放他娘的狗屁。


    我到的时候,在门口就听到大春还在劝阻博远回家,让他好好休息,给他请过假了,俱乐部的事情让他不要再操心了。


   “就是啊。”我推门进去,放下夜宵,“我把饭给你带来了,能吃点的话就吃点,都是你爱吃的。” 
  
    大春见我来了和我打声招呼就走了,看来俱乐部还是挺忙的。


    许博远看见我以后低着头没说话,我也没说话,就这样两个人沉默着,我将夜宵拿起来想要喂他吃,结果博远只是摇了摇头拒绝了。


   “一直以来,你那么辛苦我都看在眼里。”

   “不光是为了黄少天,还有你热爱着那个荣耀。
  “所以,你想去做什么我都没有阻拦。”

  “我也想现在你可以听我的,好好休息。”


     博远还是没说话。


    突然我发现博远的手机响了,是一串不认识的号码,心里的不安在扩大,脑海里有个声音在喊叫把它给挂断,可是挂断了又能怎么样呢?就不会再打进来了吗?而且博远明显已经看到了。


    我看到博远不愿拿起手机,任由手机响着,但是这在医院里并不好,已经有其他的病人看向这里了,又是晚上的,所以我问他,要不要挂断还是….我来接?


    博远有些没想到我竟然会这样说,因为平常我从来不会管这些,希望彼此都有一些空间不会特别的跨过去。


    但是更让我没想到的是,他同意了,同意我接听。


    我拿着他的手机往外走,顺便按下接听,就听见手里传来一声急切的“小蓝”而现在我还没走出病房,博远肯定是听到了,但是我不想回头,更不想看见他什么表情。


  我飞快走出去关上门,对着手机,“叶神。是我。”


    叶修明显听出了我是谁,喘着气沉默着,就在我以为要挂断的时候,叶修问我。


  “我买了去杭州的机票,小…许博远在哪个医院?”


     现在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大春说博远要从医院里出来回家了。




没想到还是分了上下,躺平 


开始自学了,希望能有个好的结局

开学前在一个旅馆里拍的

去西藏拍的照片…唯一满意的一张了qwq

关于退圈这件事…

关于后攻那篇文,我对不起小天使们。

告诉大家很抱歉的事,就是我从aph退圈了。很抱歉的事,但是有没有办法,接下来的草稿在手机里存了大半个月了,最后还是删了。这种感觉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过,现在的我可能已经没有当年的热情了,但是依旧站all耀不变。

最后的结局还是和大家说一下我的想法。

之前有说到费里和王耀有过交流还有凯撒。也说过王耀和凯撒在大学的时候有过交情,说是交情其实是奸情。他们两个笨蛋互相喜欢也知道对方喜欢自己,但是就死扛着不说,然后王耀想的是在大学有文化祭的时候像凯撒表白,那时候离文化祭也就一个月差不多,班里出的是童话剧顺便拉上了王耀和凯撒当男女主,就在一次排练的时候因为台子没搭好就开始练习导致台子塌了,凯撒为了保护王耀受伤了住进医院一直不醒。王耀放弃演出每天陪在凯撒旁边,因为不清楚凯撒家里状态所以一直到王耀开始找工作才变成了两天看一次,也在去凯撒家里收拾的时候联系到了凯撒的家人。

之后就是王耀和后攻们的相见。我的想法是除了到结局凯撒醒的那一刻王耀不会和任何人做。而且后攻们大概都清楚之前发生的事所以没说,法叔是第一个提这件事的人,但是王耀拒绝了,法叔也没说什么,目的也有将两人距离推远点,免得说再见的时候太尴尬。

在之后就是凯撒的事了,凯撒一直昏迷不醒,费里想要将凯撒带回意大利本家去治疗说那里有认识的医术好的医生。王耀同意了,虽然很是不舍,再然后就是后攻们的攻势了,之间差不多有两年左右,王耀开始有些心软了接受了后攻们的好意但依旧等着凯撒。但是又过了三年,这时候的王耀也已经30左右了而意大利却始终没有消息,王耀也联系不到费里他们了,所以后攻和王耀之间可以说就快要定关系了,凯撒回来了。

emmm到这里可以说结局分歧来了,一边是忘不掉凯撒和凯撒在一起,另一边是心灰意冷凯撒也选择放手,选择和后攻在一起,但是和后攻在一起不是大乱炖…我个人稍微有点精神洁癖…np接受不能所以打算结局一个人一个结局。结局的话大家自行想象吧,其实就算是开放结局了。

退圈是因为热情被磨没了,之前拼命安利aph,恨不得身边的人都知道,但是现在没那种欲望了,现在在追叶蓝【叶修X蓝河】(我说过我是主角攻,除非是爱到深处成总受,全职看完的时候还是最爱蓝河,也有可能是因为是我喜欢的男生类型)同时也在回顾鸣佐

这两对cp我有可能会写文但是是短篇,所以有缘见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我…

关于后宫那篇文…我…最近才想起来还有个坑…嗯…高三的生活很充实你们懂的…

【小狐三日鹤一期短篇】还好我们相遇

我把本丸每天的账目处理好的时候已经烈日高照了,我捂着心趴在桌子上,早知道处理账目这么麻烦就不让长谷部远征去了,还要多久才能回来呢…

“大将,我可以进来吗?”

我能听出来是药研的声音。

“请进…”我有气无力地喊道,每次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处理事情无非是图个清静罢了。

“有什么事吗?”我整理起账本,桌子太乱的话会被本丸里的光忠教育的。身为本丸的主人要有样子给小短刀们做个榜样什么的,一点也不想做。

“是这样的,因为本丸最近又来了新刀什么的,房间可能不够住了,我可以和弟弟们挤一下,毕竟短刀不占地方,但是那些太刀和大太该怎么分配房间比较好呢?”药研坐在我桌前问道,手里还拿着一张纸,应该是房间的分划表。

“随你就好啦,药研肯定能处理好这些事的。”我摸了摸肚子,平平的感觉有些饿了,对药研不在意地摆了摆手。

“哦?”药研推了推眼镜,竟然是这样的话那可就好办了。

我站了起来,眼前突然有些发黑,脑袋昏昏沉沉的,甩了甩脑袋,对药研说道,“那可就拜托你了。啊,对了,本丸最右边的那个房间是最大的,你和弟弟们挤一下吧,等我有了小判…再…再建几个房间。”我还想要氪金啊!!!!!

“好的。”药研对我笑了笑,要是平常我八成会被迷妹,但是现在我只想吃点东西。

走出房间,我慵懒地伸了伸腰,扭扭脖子,听到骨头“咔咔”的声音,突然感觉很爽,我深吸一口气,樱花淡淡的香气飘到鼻腔里,我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这味道!如此熟悉!

我飞快地跑起来,顺着味道到了本丸的后院。

“啊,是主上,我们正在开茶话会,做了樱花饼哦,还有平野泡的茶,要来吗?”如天般蓝色头发的温柔的大哥哥——一期一振正和一群【无所事事】的刀们开茶话会。

我愣住了,还怎么说呢,本丸能有这些刀们瞬间热闹了不少,随着来的新人越来越多,有些东西正在悄悄地变质着,但这并不代表…

“woc!你们的内番做好了?!还有茶话会竟然不提前通知我?!婶婶我的心!”怪不知道你们天天内番+0!!!

三日月宗近泯了口酒,对一旁的小短刀们使了个眼神,示意他们可以行动行动。

小短刀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对视了几秒后抛下了自己手中吃的喝的向跑来,因为五虎退身上还有两只小老虎一时间没有站稳还摔了一跤,后面的厚把他抱了起来哄了哄他。

我手叉着腰,昂起头,俯视着在我一旁转悠的小短刀们,对于他们的卖萌,我只能说,太可耻了!!!!

我捂着被萌得不要不要的小心脏坐在了树下,一期给我端来了樱花饼,还帮我抚掉了飘落到头上的樱花瓣,“是光忠殿做的樱花饼,很美味哦。”

我脸僵了僵,要知道我对这种亚撒西的男人最没有抵抗力的了,但是拜托一期,你家鹤丸我今天可没让他远征哦!后面已经开始拔刀了好嘛?!!!!

“一期!”鹤丸从不远处跑过来勾住一期的脖子,然对我龇牙笑了笑,“呦!”

我被鹤丸那两排大白牙闪得眼睛深疼,揉了揉眼睛有气无力地笑道,“鹤丸我说啊,我可什么都没做,再说了我可是你的主人哎,大事小事都是要经过我手的。”小心以后没有好果子吃。

鹤丸满脸不在意,从勾着一期的脖子换成了从后背抱住他,“嘛,有一期不就好了。”

我再次被闪瞎,这时我身旁坐了一个人,我扭头,是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手捧着几颗金平糖,分了我一点,我接过并向他道谢,拿起一颗放在嘴里等着糖化开,那种甜味一直甜到了心里。

三日月笑了笑,有点小小的狡猾和幸灾乐祸,“我听说房间要重新分配了哦,本丸不够住了,可能几个人一块挤一挤什么的,但是也会存在两个人一屋的情况…”说到这,三日月抬眼看了眼鹤丸继续说道,“这可是个好机会啊……”

鹤丸扯了扯嘴角,心想这不是玩我吗?三日月宗近你明明知道我和一期不在一个房间本就有很大的怨念了,要是分房间肯定会经过主上的手。

三日月这么一说,我倒是想问问三日月了,“三日月的话有想要和谁一块睡的吗?”

“哎?”三日月一愣,垂下眼帘,“这…倒没有什么想不想…”

我眨了眨眼睛,“这样啊,那么三日月还是自己独立的一个房间吧。”

“啊,那这样多谢了。”

“不用谢,我和药研说一声就好了。”

一听到弟弟的名字,一期便凑了过来,“为什么要和药研说呢?”不是主上安排吗?

“我嫌太麻烦就交给了药研。”我又捏起一颗糖塞到嘴里,“交给药研我很放心的哦,一期的弟弟们其实都很能干的。”不得不说,虽然他们都很小但是做事方面有时候意外的向大人般也很让人安心呢,虽然一期不知道,毕竟在哥哥面前那群弟弟可是能怎么撒娇怎么撒娇,有时药研也不例外啊。

“这样呢。”听到我夸赞自家弟弟,一期红着脸笑起来。

可是我看了看抱着一期的鹤丸,他的脸怎么那么黑?

“我说鹤丸啊…你干嘛走了?”刚想问他怎么了,就见他松开了抱着一期的手,起身离开。

“有点事。”这么说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我看向一期,一期对我摇了摇头。

倒是三日月在旁边笑得挺开心的,我和一期都有些茫然地看着他。

三日月说,前几天一期和我都不在本丸的时候鹤丸闯祸了,对此我表示不是每天都在发生吗?三日月笑着继续说。

那天,鹤丸闯祸闯到药研那里去了。药研本就是随着主人在战场上救死扶伤的刀,在医术方面可谓是十分的精湛,那天药研刚研制好了一款药,药效也试过了很不错,第一部队回来的时候御手杵受了中伤,药研就拿着最新研制好的药试了一下,毕竟大家都有了人类的身体,手入房什么的,都不是很想进了。

那么,问题又出在了药上。说那时,药研给御手杵腿上抹上药后就见御手杵流下两行男儿泪,吓得药研顿时愣住了,随后是一阵鬼哭狼嚎,药研立马回过神看看手中的药瓶,闻了闻,又倒出一点抹在了皮肤上,然后立马黑了脸。

我听的有滋有味的,“也就是说药被换了就是喽。”看那样子八成是被鹤丸给换了。

三日月喝了口茶,悠哉哉地继续说着。

药研发现是鹤丸换掉的还是问了那天打水浇花的今剑和岩融,因为药房和水井都比较偏僻,正在打水的今剑发现了鹤丸偷偷摸摸不怀好意的模样进了药房后跟做贼一样地跑了出来,没有看到在拐角处的他。

对此今剑表示,可能是一期一振出去了,鹤丸寂寞了。

但是药研表示我不寂寞,这事可算是结了个梁子,那天可谓是鸡飞狗跳,当然,三日月倒是看了出好戏悠闲自在。

我“噗呲”笑了出来,没想到还有这种事。

我拍了拍一期的肩膀,看着他的脸瞬间黑了下来,提起身旁的刀对我和三日月鞠了一躬也随之离去。

“很好玩?”三日月挑眉。

我抹了把眼角的眼泪,笑着说,“当然好玩!尤其是看鹤丸国永吃瘪最好玩了!”要知道,我可是被他整了很多次!还打不过他!想到这,我笑得更开心了。

三日月淡淡地笑着,略带着点忧伤摸了摸身后的樱花树,有些晃神。

我停下来,抬头看着樱花飘落,不知道对他说什么好,我知道三日月在感伤些什么。

加州清光,我的初始刀,在我第一次锻刀的时候很争气的给我带回来了一把我以为一辈子都见不到的刀——三日月宗近。

想起来第一次见到他真的是难以置信,感觉世间上任何语言都描述不了他的美。

三日月宗近,本丸里的第二把刀。

后来许多刀陆陆续续的到来,却只有一把我一直没有为他带来,就是三日月的兄长,小狐丸,那把稻荷神所铸的一把刀,也是三日月放不下的兄长。

我站起来,对三日月摆摆手,“第一部队差不多快回来了我去看看。”说完我就跑走了,对于安慰人这件事我一直处理不好,更何况…我更无法了解他们之间所拥有的那些羁绊。

小狐丸和三日月宗近,鹤丸国永和一期一振,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堀川国广和和泉守兼定……他们之间所经过的岁月我不懂,他们之间连着的那条线我也不清楚有多长,但是我知道,有些东西是抹不去剪不断的。

我刚到门口,便看到第一部队回来了,还好的是他们身上没有伤,最先向我跑来的是长谷部,他飘着花,眼睛发亮。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又和后面的狮子王,萤丸,太郎太刀,江雪和大俱利打了声招呼,让他们进去休息,但是看到最后站着的新来的刀时我愣住了,然后眼泪控制不住的淌起来。

长谷部拉住我的手,把我带到新刀面前,还给我擦了擦眼泪,向新刀介绍我。

我听着长谷部介绍完后,新刀血红的眼睛转向我,我有些无措,扯着嘴角,“欢迎来到本丸,小狐丸。”很多话想说,想问为什么来这么迟为什么要他等着你,最后却只能化为这句话…

小狐丸,你可知道我等了你多长时间,你又可知道,那个樱花树下的美人又等了你多久。

不过,我转过身,看到了三日月呆愣地站在本丸的门口,而我的身边一阵风吹过,我看到小狐丸银白色的长发飘过,三日月被他抱进了怀里。

还好,还好,你们相遇了。

ps:码完了,对于我来说还是第一人称最好写了,但总感觉没有表达出我想表达的感觉。
他们在遇上另一人前的时候总是孤单的,到最后肯定会幸福的,站了鹤一期小狐三日还是因为他们相处的方式让我特别喜欢,还有那种长久的陪伴是无法比拟的,不是因为喜欢什么角色就要凑在一起,而是他们在一起后给人一种分不开的感觉。
还是那句话,如果能看的开心那就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