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北忆旅

本命少主,主攻党,爱到深处便是受,爱的cp太多,最近掉到小狐三日鹤一期的坑里无法出来

开学前在一个旅馆里拍的

去西藏拍的照片…唯一满意的一张了qwq

关于退圈这件事…

关于后攻那篇文,我对不起小天使们。

告诉大家很抱歉的事,就是我从aph退圈了。很抱歉的事,但是有没有办法,接下来的草稿在手机里存了大半个月了,最后还是删了。这种感觉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过,现在的我可能已经没有当年的热情了,但是依旧站all耀不变。

最后的结局还是和大家说一下我的想法。

之前有说到费里和王耀有过交流还有凯撒。也说过王耀和凯撒在大学的时候有过交情,说是交情其实是奸情。他们两个笨蛋互相喜欢也知道对方喜欢自己,但是就死扛着不说,然后王耀想的是在大学有文化祭的时候像凯撒表白,那时候离文化祭也就一个月差不多,班里出的是童话剧顺便拉上了王耀和凯撒当男女主,就在一次排练的时候因为台子没搭好就开始练习导致台子塌了,凯撒为了保护王耀受伤了住进医院一直不醒。王耀放弃演出每天陪在凯撒旁边,因为不清楚凯撒家里状态所以一直到王耀开始找工作才变成了两天看一次,也在去凯撒家里收拾的时候联系到了凯撒的家人。

之后就是王耀和后攻们的相见。我的想法是除了到结局凯撒醒的那一刻王耀不会和任何人做。而且后攻们大概都清楚之前发生的事所以没说,法叔是第一个提这件事的人,但是王耀拒绝了,法叔也没说什么,目的也有将两人距离推远点,免得说再见的时候太尴尬。

在之后就是凯撒的事了,凯撒一直昏迷不醒,费里想要将凯撒带回意大利本家去治疗说那里有认识的医术好的医生。王耀同意了,虽然很是不舍,再然后就是后攻们的攻势了,之间差不多有两年左右,王耀开始有些心软了接受了后攻们的好意但依旧等着凯撒。但是又过了三年,这时候的王耀也已经30左右了而意大利却始终没有消息,王耀也联系不到费里他们了,所以后攻和王耀之间可以说就快要定关系了,凯撒回来了。

emmm到这里可以说结局分歧来了,一边是忘不掉凯撒和凯撒在一起,另一边是心灰意冷凯撒也选择放手,选择和后攻在一起,但是和后攻在一起不是大乱炖…我个人稍微有点精神洁癖…np接受不能所以打算结局一个人一个结局。结局的话大家自行想象吧,其实就算是开放结局了。

退圈是因为热情被磨没了,之前拼命安利aph,恨不得身边的人都知道,但是现在没那种欲望了,现在在追叶蓝【叶修X蓝河】(我说过我是主角攻,除非是爱到深处成总受,全职看完的时候还是最爱蓝河,也有可能是因为是我喜欢的男生类型)同时也在回顾鸣佐

这两对cp我有可能会写文但是是短篇,所以有缘见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我…

关于后宫那篇文…我…最近才想起来还有个坑…嗯…高三的生活很充实你们懂的…

【小狐三日鹤一期短篇】还好我们相遇

我把本丸每天的账目处理好的时候已经烈日高照了,我捂着心趴在桌子上,早知道处理账目这么麻烦就不让长谷部远征去了,还要多久才能回来呢…

“大将,我可以进来吗?”

我能听出来是药研的声音。

“请进…”我有气无力地喊道,每次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处理事情无非是图个清静罢了。

“有什么事吗?”我整理起账本,桌子太乱的话会被本丸里的光忠教育的。身为本丸的主人要有样子给小短刀们做个榜样什么的,一点也不想做。

“是这样的,因为本丸最近又来了新刀什么的,房间可能不够住了,我可以和弟弟们挤一下,毕竟短刀不占地方,但是那些太刀和大太该怎么分配房间比较好呢?”药研坐在我桌前问道,手里还拿着一张纸,应该是房间的分划表。

“随你就好啦,药研肯定能处理好这些事的。”我摸了摸肚子,平平的感觉有些饿了,对药研不在意地摆了摆手。

“哦?”药研推了推眼镜,竟然是这样的话那可就好办了。

我站了起来,眼前突然有些发黑,脑袋昏昏沉沉的,甩了甩脑袋,对药研说道,“那可就拜托你了。啊,对了,本丸最右边的那个房间是最大的,你和弟弟们挤一下吧,等我有了小判…再…再建几个房间。”我还想要氪金啊!!!!!

“好的。”药研对我笑了笑,要是平常我八成会被迷妹,但是现在我只想吃点东西。

走出房间,我慵懒地伸了伸腰,扭扭脖子,听到骨头“咔咔”的声音,突然感觉很爽,我深吸一口气,樱花淡淡的香气飘到鼻腔里,我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这味道!如此熟悉!

我飞快地跑起来,顺着味道到了本丸的后院。

“啊,是主上,我们正在开茶话会,做了樱花饼哦,还有平野泡的茶,要来吗?”如天般蓝色头发的温柔的大哥哥——一期一振正和一群【无所事事】的刀们开茶话会。

我愣住了,还怎么说呢,本丸能有这些刀们瞬间热闹了不少,随着来的新人越来越多,有些东西正在悄悄地变质着,但这并不代表…

“woc!你们的内番做好了?!还有茶话会竟然不提前通知我?!婶婶我的心!”怪不知道你们天天内番+0!!!

三日月宗近泯了口酒,对一旁的小短刀们使了个眼神,示意他们可以行动行动。

小短刀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对视了几秒后抛下了自己手中吃的喝的向跑来,因为五虎退身上还有两只小老虎一时间没有站稳还摔了一跤,后面的厚把他抱了起来哄了哄他。

我手叉着腰,昂起头,俯视着在我一旁转悠的小短刀们,对于他们的卖萌,我只能说,太可耻了!!!!

我捂着被萌得不要不要的小心脏坐在了树下,一期给我端来了樱花饼,还帮我抚掉了飘落到头上的樱花瓣,“是光忠殿做的樱花饼,很美味哦。”

我脸僵了僵,要知道我对这种亚撒西的男人最没有抵抗力的了,但是拜托一期,你家鹤丸我今天可没让他远征哦!后面已经开始拔刀了好嘛?!!!!

“一期!”鹤丸从不远处跑过来勾住一期的脖子,然对我龇牙笑了笑,“呦!”

我被鹤丸那两排大白牙闪得眼睛深疼,揉了揉眼睛有气无力地笑道,“鹤丸我说啊,我可什么都没做,再说了我可是你的主人哎,大事小事都是要经过我手的。”小心以后没有好果子吃。

鹤丸满脸不在意,从勾着一期的脖子换成了从后背抱住他,“嘛,有一期不就好了。”

我再次被闪瞎,这时我身旁坐了一个人,我扭头,是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手捧着几颗金平糖,分了我一点,我接过并向他道谢,拿起一颗放在嘴里等着糖化开,那种甜味一直甜到了心里。

三日月笑了笑,有点小小的狡猾和幸灾乐祸,“我听说房间要重新分配了哦,本丸不够住了,可能几个人一块挤一挤什么的,但是也会存在两个人一屋的情况…”说到这,三日月抬眼看了眼鹤丸继续说道,“这可是个好机会啊……”

鹤丸扯了扯嘴角,心想这不是玩我吗?三日月宗近你明明知道我和一期不在一个房间本就有很大的怨念了,要是分房间肯定会经过主上的手。

三日月这么一说,我倒是想问问三日月了,“三日月的话有想要和谁一块睡的吗?”

“哎?”三日月一愣,垂下眼帘,“这…倒没有什么想不想…”

我眨了眨眼睛,“这样啊,那么三日月还是自己独立的一个房间吧。”

“啊,那这样多谢了。”

“不用谢,我和药研说一声就好了。”

一听到弟弟的名字,一期便凑了过来,“为什么要和药研说呢?”不是主上安排吗?

“我嫌太麻烦就交给了药研。”我又捏起一颗糖塞到嘴里,“交给药研我很放心的哦,一期的弟弟们其实都很能干的。”不得不说,虽然他们都很小但是做事方面有时候意外的向大人般也很让人安心呢,虽然一期不知道,毕竟在哥哥面前那群弟弟可是能怎么撒娇怎么撒娇,有时药研也不例外啊。

“这样呢。”听到我夸赞自家弟弟,一期红着脸笑起来。

可是我看了看抱着一期的鹤丸,他的脸怎么那么黑?

“我说鹤丸啊…你干嘛走了?”刚想问他怎么了,就见他松开了抱着一期的手,起身离开。

“有点事。”这么说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我看向一期,一期对我摇了摇头。

倒是三日月在旁边笑得挺开心的,我和一期都有些茫然地看着他。

三日月说,前几天一期和我都不在本丸的时候鹤丸闯祸了,对此我表示不是每天都在发生吗?三日月笑着继续说。

那天,鹤丸闯祸闯到药研那里去了。药研本就是随着主人在战场上救死扶伤的刀,在医术方面可谓是十分的精湛,那天药研刚研制好了一款药,药效也试过了很不错,第一部队回来的时候御手杵受了中伤,药研就拿着最新研制好的药试了一下,毕竟大家都有了人类的身体,手入房什么的,都不是很想进了。

那么,问题又出在了药上。说那时,药研给御手杵腿上抹上药后就见御手杵流下两行男儿泪,吓得药研顿时愣住了,随后是一阵鬼哭狼嚎,药研立马回过神看看手中的药瓶,闻了闻,又倒出一点抹在了皮肤上,然后立马黑了脸。

我听的有滋有味的,“也就是说药被换了就是喽。”看那样子八成是被鹤丸给换了。

三日月喝了口茶,悠哉哉地继续说着。

药研发现是鹤丸换掉的还是问了那天打水浇花的今剑和岩融,因为药房和水井都比较偏僻,正在打水的今剑发现了鹤丸偷偷摸摸不怀好意的模样进了药房后跟做贼一样地跑了出来,没有看到在拐角处的他。

对此今剑表示,可能是一期一振出去了,鹤丸寂寞了。

但是药研表示我不寂寞,这事可算是结了个梁子,那天可谓是鸡飞狗跳,当然,三日月倒是看了出好戏悠闲自在。

我“噗呲”笑了出来,没想到还有这种事。

我拍了拍一期的肩膀,看着他的脸瞬间黑了下来,提起身旁的刀对我和三日月鞠了一躬也随之离去。

“很好玩?”三日月挑眉。

我抹了把眼角的眼泪,笑着说,“当然好玩!尤其是看鹤丸国永吃瘪最好玩了!”要知道,我可是被他整了很多次!还打不过他!想到这,我笑得更开心了。

三日月淡淡地笑着,略带着点忧伤摸了摸身后的樱花树,有些晃神。

我停下来,抬头看着樱花飘落,不知道对他说什么好,我知道三日月在感伤些什么。

加州清光,我的初始刀,在我第一次锻刀的时候很争气的给我带回来了一把我以为一辈子都见不到的刀——三日月宗近。

想起来第一次见到他真的是难以置信,感觉世间上任何语言都描述不了他的美。

三日月宗近,本丸里的第二把刀。

后来许多刀陆陆续续的到来,却只有一把我一直没有为他带来,就是三日月的兄长,小狐丸,那把稻荷神所铸的一把刀,也是三日月放不下的兄长。

我站起来,对三日月摆摆手,“第一部队差不多快回来了我去看看。”说完我就跑走了,对于安慰人这件事我一直处理不好,更何况…我更无法了解他们之间所拥有的那些羁绊。

小狐丸和三日月宗近,鹤丸国永和一期一振,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堀川国广和和泉守兼定……他们之间所经过的岁月我不懂,他们之间连着的那条线我也不清楚有多长,但是我知道,有些东西是抹不去剪不断的。

我刚到门口,便看到第一部队回来了,还好的是他们身上没有伤,最先向我跑来的是长谷部,他飘着花,眼睛发亮。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又和后面的狮子王,萤丸,太郎太刀,江雪和大俱利打了声招呼,让他们进去休息,但是看到最后站着的新来的刀时我愣住了,然后眼泪控制不住的淌起来。

长谷部拉住我的手,把我带到新刀面前,还给我擦了擦眼泪,向新刀介绍我。

我听着长谷部介绍完后,新刀血红的眼睛转向我,我有些无措,扯着嘴角,“欢迎来到本丸,小狐丸。”很多话想说,想问为什么来这么迟为什么要他等着你,最后却只能化为这句话…

小狐丸,你可知道我等了你多长时间,你又可知道,那个樱花树下的美人又等了你多久。

不过,我转过身,看到了三日月呆愣地站在本丸的门口,而我的身边一阵风吹过,我看到小狐丸银白色的长发飘过,三日月被他抱进了怀里。

还好,还好,你们相遇了。

ps:码完了,对于我来说还是第一人称最好写了,但总感觉没有表达出我想表达的感觉。
他们在遇上另一人前的时候总是孤单的,到最后肯定会幸福的,站了鹤一期小狐三日还是因为他们相处的方式让我特别喜欢,还有那种长久的陪伴是无法比拟的,不是因为喜欢什么角色就要凑在一起,而是他们在一起后给人一种分不开的感觉。
还是那句话,如果能看的开心那就太好了。

【all耀】后攻都是上司怎么破(15)

弗朗西斯握着手机想,这都算是个什么事呦。

将自己抛在床上,鹅绒柔软的触感让弗朗西斯忍不住蹭了蹭,手机依旧紧紧地握住,屏幕上有几条未接来电和未读的信息。

弗朗西斯忍住关掉手机的冲动,在屏幕上划了几下,在看到一条未知人给他发来的短信时叹了口气。

耳边是风轻轻走过的声音,仿佛还能听到低声地喃喃声,像是在诱惑着他。

弗朗西斯有些烦躁地捋了捋头发,一头柔顺的金发现在看起来有些凌乱,他感觉身体某一地方有一团火苗在摇晃着,差点着了他的心。

“该死的!”

弗朗西斯最终还是把手机关掉,用力地摔到地上,一向嬉笑的他现在脸上沉了下来,“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竟然是你逼得我还没有退路,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官场上你叱咤风云,私底下还和哥哥我玩心机撩汉!

等到你哭的时候可别来找哥哥我!

————————————@w@————+——————————

王耀捂住肚子,感觉到胃里一顿的猛搅让他忍不住腿发软。

扶住墙,一点点挪到厨房烧了一壶水,以后也没有回到床上,静静地坐在餐桌旁。

即使的夏夜,王耀也感觉不到一丝的热意,反而是全身冰凉到心里去了,偌大的落地窗就在不远处,在那里有个阳台,上面种着些花花草草。

王耀盯着阳台呆了一会后,也不管身体的不适,走到落地窗前,那里有王耀找人做的玻璃门,推开门,王耀顿时觉得空气清晰了不少。

他仿佛忘记了胃带来的搅痛感,指节分明的手拂过一花一草,王耀金色的眸子在夜晚里有些黯淡,他想在很久之前的夜里也有过这样的一幕。

那天,也是夜晚,他是在学校宿舍的阳台,同样的胃痛,不同的花草和不同的心境。

那个晚上,他懂得了爱,和被爱。

真是一辈子都忘不掉的事情啊,王耀轻笑,明天去看看他吧,我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去过了。

让他一个人那么孤单真的是很抱歉,明明答应过他的。

“嘶——”

开水烧开的声音打断了王耀的伤感,他有些匆忙地走到厨房关掉却不小心碰到了水壶的边缘。

王耀皱起秀眉,手上立即红了一块,王耀转动水龙头冲洗。

盯着手上的烫伤,王耀又愣神起来。

你说,时间过的那么快,你我本就差那么多,不是所谓的一天一地,而是举手投足间的错节。

你说,让我自由,怎么又那么残忍把我的心锁起来。

你说,让我忘记,怎么又那么残忍地留下你的一点一滴。

凯撒,你怎如此残忍,而喜欢上你的我…

喜欢…喜欢…喜欢…

喜欢二字怎又…

“叮咚!叮咚!叮咚!”急促地门铃声响起。

王耀身体猛地一震,手忙脚乱地打开门,门外站着的是弗朗西斯。

王耀看他脸有些红,可能是喝醉了,便扶住他问道,“怎的?喝了很多酒吗?”

弗朗西斯顺着王耀的力倒在他的怀里,灼热的气喷洒在王耀的锁骨处,使王耀不禁有些尴尬,推了推他却无果,只好把他带进另一间卧室。

还好的是弗朗西斯并不是特别重,腰纤细地快似女人了,当然王耀不知道他的腰比女人还要柔软纤细。

把弗朗西斯有些粗暴地扔到床上,拍了拍手给他做醒酒汤,该死的,王耀有些不爽,胃已经好点了,可是手上疼痛却越来越强烈。

“耀。”

身后传来弗朗西斯的声音,有些虚弱,但在这房间里却异常清晰。

“耀…我想,我们做吧。”

PS.没错,我消失了很长时间,这里承受鞭打qwq
美术生会有该死的集训,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了突然就想起来很长时间没有更文了。
接下来会是停更,多久我也不清楚,虽说还没有分班但是每天也都是够受的了…
好久后才能再见了,qwq

【狐三鹤一】本丸的元宵节

“大家,今天是元宵节哦!”婶婶召集本丸里的刀,拍手说着,“今天没什么活动,大家该做什么做什么,但是每个人都要自己包元宵哦!负责买菜的人今天会辛苦一点…那个…今天谁负责买菜开着…”

“是一期哥和光忠殿。”药研说道。

婶婶送了口气,真是太好了,两个靠谱的人。

“那么,一期一振和烛台切光忠就请辛苦啦。”

烛台切光忠抬起头,“就交给我帅气的解决吧!”

一期一振摇摇头,“没有关系的,弟弟们也很期待元宵节呢,毕竟这是本丸的第一次。”

是的呢…本丸的第一次元宵节,会发生什么呢?

Σ( ° △ °|||)︴分割线(╯‵□′)╯︵┻━┻

“哈哈哈…元宵吗…”三日月宗近捧着茶,笑呵呵的轻声说着。

“是的呢。”莺丸细细地品着茶,“今天是谁泡的茶?很好喝呢。”

“是粟田口家的平野。那个孩子非常的乖巧,听说今天是节日很是开心,一直在帮忙。”

莺丸笑了笑。

“啊,没想到你竟然在这里。”

门口站着一个人,语气十分的无奈,“真是的,要不是问了五虎退还不知道你跑到哪里了,今天不是由你来拔草吗?”

“小狐丸啊,快过来坐下,哈哈哈,本来都换好内番服了,没想到被狮子王看见了,说我都这把老骨头了,弯腰的话很费力的,就把我的活接过去了。”

小狐丸坐在三日月身旁,抢过他手中的茶杯就“咕噜噜”喝起来,莺丸表示作为一名标准的茶厨看到茶被这样喝我选择狗带。

三日月笑着朝莺丸挥挥手送别他离开。

小狐丸有些奇怪,“莺丸怎么走了?”

三日月哈哈哈地笑起来也不回答小狐丸的问题,伸手一下子抱住了小狐丸。

“吓到了吗?”三日月调皮地眨眨眼睛。

“啊啊…吓到了呢。”小狐丸翻了个白眼,然后低头吻了下去。

“我觉得我们在包元宵之前可以先做些别的……”

(ღˇ◡ˇღ)分割线(๑•ั็ω•็ั๑)

帮其他人买过他们想要的馅就轮到一期和光忠了。

“光忠殿,我们买什么馅的好呢?”一期有些苦恼,“你看,这里有黑芝麻,草莓,咖喱,蓝莓,牛肉balabala”

光忠听着听着感觉有滴冷汗滑落,“那个…买几种普通的就好了。”有些感觉吃多了会死的样子。

“好吧…黑芝麻可以吗?”

“可以的,我只要这种就好,一期你来买吧。”

“嗯…”一期毫不犹豫的选了草莓味,然后和光忠一块去付钱,走之前店主看他们买了这么多就准备送他们一点让他们随便挑反正价钱一样。

一期眼睛转了几圈,“光忠殿,这是本丸的第一次元宵节吧。”

“是啊。”

“来点惊喜怎么样?!”

不不不,一期你这样不对啊?!你和鹤丸国永互换了吗?!惊喜?!不对啊一期?!你的手不要往哪里伸啊?!!!店主说可以挑选一点怎么感觉这么多?!!

“放心吧光忠殿,我自有分寸。”

不是分寸的问题吧?!而是你准备怎么陷害别人啊?!!

⊂[┐'_'┌]⊃分割线\(-___________-;)/

“好啦,大家自己做的元宵都做好了吗?!”

“是!”小短刀们大声充满活力的回答,其他的刀也是爱理不理的状态。

原来婶婶我这么受短刀欢迎呢,但是怎么有点伤心(´இ皿இ`)

“那就开始吃吧。”

光忠有些犹豫,扫了扫其他人的碗里,有些人包的简直让人无法忍耐,元宵弄成圆的就好了!为什么出来的形状都那么古怪啊?!

安定为什么你的是长条的啊?!没问题吗?!感觉你好像拿一个玩啊!为什么还要看看自己的元宵又看看清光啊?!想要扎他吗?!别闹啦!

堀川我看到你在属于兼定的碗里撒东西了吧?!不要以为兼定在为自己绑头发搞不好而苦恼随便做手脚啊!你撒的什么啊?!

还有小狐丸?!三日月已经连碗也拿不起来了吗?!为什么还要抱着他?!等等…脖子哪里…算了,打不过不说了。

其他刀都在很开心的吃着好像没什么问题的样子。

不,没问题问题才更大,往往这时候应该有一个人是闹腾的不行的。

没错,鹤丸国永。

好像没看到他,和一期在一块吗?哎?一期也不再,不会吧…这时候就…开始了?

正当光忠猜想的时候,小短刀们那里传来了惊呼声。

“啊啊啊啊!!!五虎退你没关系吧,赶紧喝水啊!”

“鹤丸殿你怎么可以吓五虎退呢?!五虎退他噎到了!”

“赶紧拍拍他的背!”

“我听说倒过来摇几下就好了?!太郎殿可以过来帮忙吗?!”

…………………………

鹤丸国永跪在五虎退旁边手足无措的模样,光忠表示鹤丸国永你玩脱了,最主要的是我看见一期过来了。

“怎么了?!”一期看到自己的弟弟哭了连忙跑过来放下手里的碗,“五虎退…”一期拍着五虎退的背问道,“怎么回事?”

“是鹤丸殿下在五虎退吃元宵的时候突然从后面吓了他一大跳,然后五虎退就噎着了qaq”

一期拍着五虎退的手一顿,然后说道,“没事的五虎退,不要哭了,男子汉要坚强起来哦。”

“是…一期…嗝…哥…”五虎退擦着眼泪说道,身边的小老虎们也都蹭了蹭他表示安慰。

“鹤丸殿,可以出来一下吗?”一期站起来对鹤丸温柔地笑起来。

“啊…哈哈…那个,一期啊我也不是故意的…没注意到…五虎退正在吃元…嗯!!!”

正在挠头想办法消消老婆的怒气就被塞了个元宵进嘴里,鹤丸本能的咬了下去,嚼了嚼突然感觉自己爽了。

鹤丸举起手,艰难地说道,“给…给我水…我要…水…”

“惊喜吧鹤丸殿专门为你准备的芥末元宵顺便里面还加了点柠檬汁和盐感觉怎么样?”

酸爽!鹤丸用眼神表达。

鹤丸抱住一期的大腿,求给点水!

“这可不行哦鹤丸殿。”一期冷漠.jpg“要把碗里的元宵全部都吃完才会原谅你哦。”

鹤丸国永表示我会死的,但是为了得到老婆的原谅还是绿着脸吃完了。据光忠报道,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鹤丸国永非常的安静,终于拜托了GIF状态同时也被一期扔出了房间,鹤丸国永也在他那里蹭了很长时间。

鹤丸国永举起牌子:光忠你最好了。

光忠笑了笑,在一期干那种事的时候他默默给一期一振点了赞。

今天的本丸也将会在宁静中度过。

PS:本丸的元宵节小故事,文笔不怎么样,大家能够看到最后就好了呢



【all耀】后攻都是上司怎么破(14)

王耀一直都在不安着,弗朗西斯他现在不敢面对,本田菊所说的话明显动摇了他的心,这不是他第一次谈恋爱也不是第一次认真,但是他知道弗朗西斯认真了,那个看起来随性花心不羁的人对他认真了。

说什么弗朗西斯没有碰他只是单纯的牵手亲吻都是屁话!

他还是放不下那个人,他知道那个人现在只是在睡眠总有一天他会醒,他会对他说,“我回来了。”那只是需要一点时间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今天可以和弗朗西斯说清楚,有些事无法强求,虽然很对不起他但是………

“耀!!!”

某个比常人要高八度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王耀立马回头捂住阿尔弗雷德的嘴,用口型告诉他“这tm是在办公室给我休息点你的音量。”后对周围看过来的同事讪讪笑了笑,带着阿尔弗雷德飞快走了出去。

“你来干什么?!”王耀有些生气,眼前这个人依旧是那么的ky不说,但是好久不见就向他求婚什么的…

“hero来见见耀哦!上次在弗朗西斯办公室都没认出小耀呢!”还是那么可爱!不愧是hero我将来老婆!

“啊…那又怎样?”

“hero我还想约耀吃饭哦!”好不容易甩开那个北极熊要好好来耀这里温暖温暖hero我破碎的心。

“今天?不行。”我还和弗朗西斯说明白呢不约。

“哎????什么嘛,hero我还以为可以约到耀而开心了好久啊…”

那只是你自己的想象吧!!!

“那没事我就走了。”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啊混蛋。

“哦……等等!”阿尔弗雷德突然拉住王耀,一双蓝色的大眼睛里闪着星星,“耀的话是中午有约还是晚上有约?”

王耀有些汗颜,对方一张大脸在自己面前还真是吃不消啊……

“晚,晚上的。”

“那hero我中午约耀怎么样?!”阿尔弗雷德大笑起来,“啊哈哈哈!hero我果然是世界上最聪明的!那就这样说好啦!耀中午见,嗯…还有半个小时耀就可以下班了吧我还是等你吧。”

王耀在阿尔弗雷德大笑的时候就开始愣神,妈了个巴子不知道艾米莉阿姨怎么把阿尔弗雷德这个祸害生下来的,等等,艾米莉阿姨好像也是这样的……不不不!不对!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

王耀干瞪着眼嘴唇张了又合愣是没能说出话来,看着阿尔弗雷德把他推到办公室里又关上门,王耀才晃过神来,咬咬牙打开门,外面却没有了阿尔弗雷德的身影。

这该死天杀的!!!!

(╯‵□′)╯︵┻━┻分割线好麻烦啊┳━┳ノ(°_°ノ)

“你来干什么啊?滚回家去!”亚瑟表示阿尔弗雷德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磨得他眉毛都快掉完了好吗?!

“hero我来看看表哥嘛,顺便问点事情。”阿尔弗雷德躺在沙发上不太舒服的动了动。

“回家再问,没空。”他现在公司的事都快忙不过来了,还要处理这个小屁孩的事?麻烦。

“hero我想问问关于王耀的事情。”

亚瑟停下笔,后又放慢了速度,“…什么事回家说。”

“不行!hero我中午约耀吃饭了还有不到半小时!”

亚瑟一听不乐意了,把笔一甩,两条大长腿放在桌子上交叉,“我tm还没约过耀呢,你就动手了?”

“因为我是hero嘛!快点快点!”

“你tm还没有告诉我你要问我什么啊你这个baka。”亚瑟拿起一份文件看了起来。

“关于王耀大学的事情。”

“哦?你问我干什么?我又不和耀在同一大学。”亚瑟翡翠色的眼眸突然有些幽深。

“你调查过王耀吧。”阿尔弗雷德坐起来,神色一改往常,如果王耀在场一定会说,“真的好像有些变帅了。”

“哼。”亚瑟不屑地冷哼,“求告诉你的?你的那个小跟班?”

“啊,不管怎么说在某些当年他还是有些用处的。”阿尔弗雷德推推眼镜,“不说他了,王耀大学时有个人对他影响很深吧。”

“啊…叫什么凯撒,一个美术老师而已。”亚瑟淡淡说着,文件夹挡住了他的神色。

阿尔弗雷德翘起二郎腿,“不是美术老师那么简单吧。”

“啊。”

“怪不知道耀要选择弗朗西斯那个家伙,明明hero我更好嘛!”

亚瑟眉毛一跳,“你别探究那么多?”

“不行哦。”阿尔弗雷德笑起来,把玩着不知何时掏出来的手枪把玩着,“耀可是我未来的老婆呢。”

亚瑟心头一振,阿尔弗雷德的这个神情他一直记得,从那个鬼地方接他回家的那一刻露出的神情……亚瑟知道他这是认真了。

“……”

“啊!那hero我下去了。”阿尔弗雷德站在门前。

关门的那一瞬间,亚瑟听的很清楚……

“既然表哥不愿意和我说的话,hero我会自己去查的。”

“咔嚓”门关了。

亚瑟放下文件,揉了揉太阳穴,低头苦笑道,“阿尔弗雷德·F·琼斯你还真是个蠢货…”

“太年轻了啊。”

(╯‵□′)╯︵┻━┻又是讨厌人的分割线┳━┳ノ(°_°ノ)

王耀专心致志地工作着,在下班时传来了一阵铃声,王耀抬头扭了扭脖子,在这个公司下班就像在学校放学那样还自带铃声……

王耀收拾好东西将工作台整理干净,向同事说完再见后走出办公室就被抱住了。

王耀无奈地推开阿尔弗雷德这个蠢货,“你很重啊。”

“没关系的!hero我可是有八块腹肌的哦!”

是吗?王耀用眼神表达出他的不信任。

当然喽!阿尔弗雷德一个劲的点头。

拉起王耀的手,“走走走!hero知道附近有家餐厅特别好吃!”

王耀忍住怒意,“你说的那家餐厅就是KFC?!”

“是啊。”阿尔弗雷德睁着大眼睛不断往嘴里塞憨八嘎大口大口的喝着可乐。

王耀本以为既然是亚瑟带大的就算不是那么靠谱起码还是点他那种“绅士品格”吧…看来他错了。

“怎么耀不喜欢?”阿尔弗雷德继续敞开着胃吃不顾周围投来惊奇的眼神。

“啊,还行吧就是好久没吃过了。”王耀不是很喜欢吃快餐,他认为不管怎么样再苦再累都不如自己做一顿饭好,但是看着阿尔弗雷德善良的眼睛还是吃了一根薯条。

吃饱后,当然也只限于阿尔弗雷德…好吧,他走的时候又点了两个憨八嘎和一大杯可乐。

这个样子绝对不会有八块腹肌的,王耀想。

“我可以…”回家了吗。

“耀!陪hero我去游乐园吧。”

“哎?!可是我还要去上班啊?!”

“hero我帮你请过假了!最佳好男友吧!”

“什么鬼?!还有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是我男朋友的?!”

“好啦好啦!我们走吧!”

“放开我baka!”

“不要和亚瑟学,眉毛会变粗的。”

游乐园之旅并不愉快,基本上都是阿尔弗雷德带着王耀完刺激性的项目,这让王耀都快吐了,自己对于这种项目很不在行啊!!!

“哎?耀你还好吧?”阿尔弗雷德轻轻地拍着王耀的后背,有些担心。

王耀捂着嘴蹲下无力的摇摇头。

“话说耀的体力还真是不好啊。”

这与体力无关吧笨蛋…再说了劳资我体力可好了!大学3000米跑劳资第一!!!

当然这些话王耀根本说不出来,想吐又吐不出来的感觉真的很难过。

阿尔弗雷德想了想,把王耀扶到椅子上让他坐一会然后就跑开了,王耀有点想要倒在椅子上,不,或者说他现在就想回家躺在床上,自己现在估计脸色苍白吧,这样怎么去见弗朗西斯啊。

“哎?请问你是…王耀?”

软软的声音在身旁想起,王耀瞥了一眼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一根呆毛。

“是的…请问你是?”

“真的哎?!你好呗~我叫费里西安诺~”

哎?费里西安诺?好熟悉啊……是不是有人提过?谁来着?不行…好难受…

“你好像很不舒服哎?路德你过来看看啊。”

“哎…你真是…先生可以让我看看你吗?我是一名医生。”

王耀抬起头,眼前是一位高大英俊的男子,梳着大背头穿着一身衣服和他一样在游乐园里格格不入。

“嗯…只是刺激项目做多了感觉难受吧?多喝点水然后……”

“抱歉,可以请你让开一下吗。”阿尔弗雷德有些冷漠的声音传来。

路德无视了阿尔弗雷德,“可以把你手伸过来吗?”

王耀乖乖做了,路德握了握王耀柔软细长的手指,“手凉凉的,你…”

阿尔弗雷德拉开路德,“我说让你让开听不到吗?!”

“哎哎哎???不要打架嘛!”费里一看不对劲连忙上来劝架。

“呵。”路德轻笑,看了眼王耀对他说,“你身体很虚弱平常多吃点补身体的。”

王耀点点头。

费里笑着找出一张小纸条又问路德借了钢笔,在纸上写完后塞到王耀手里,“这是我电话号码,记得给我打电话哦!”

王耀又点点头,然后收了起来。

接着费里把路德拽走还不断抱怨着什么王耀已经听不清了,不应该啊…王耀想,就算自己对于这种东西很棘手但是为什么身体那么糟糕的感觉…而且好困好想睡觉。

“阿尔弗雷德…把我送回去,就在aph公寓XX楼XX号……”王耀一把抓住阿尔弗雷德的呆毛虚弱地说道。

一瞬间阿尔弗雷德有点想哭。

姑奶奶qaq请放开我的呆毛好吗qwq

~\(≧▽≦)/~这是回到家的分割线(´இ皿இ`)

阿尔弗雷德抱起王耀来到卧室里把王耀轻轻地放在床上,然后拉上窗帘到了一杯水放在床头后在床边静静地站了会离开。

阿尔弗雷德来到公寓楼下掏出手机,犹豫片刻按下一串号码打了过去顺便又掏出了一张纸。

“喂,请问琼斯先生有什么事吗?”

“给我查XXXXXXXXXXX这串号码,还有他的背景。”

“是。”

“还有给…弗朗西斯打个电话,让他来耀的公寓地址发给他。”

“…是。”

阿尔弗雷德挂断电话,头微微抬起看向王耀卧室的方向微微一笑,离去。

现在还不是时候,等王耀把事情都理清了,他就可以出手了。

PS:金钱组福利,我不擅长纠缠阴谋什么的,细水长流我最爱,不会有大事发生,只想给王耀一个归宿而已。

【all耀】后攻都是上司怎么破(13)

亚瑟抓住王耀的手腕带进办公室里让他坐在沙发上,然后给他泡了杯红茶,“对不起,上次咖啡喝完了,只有红茶了。”

王耀摇摇头,表示并不在意。

弗朗西斯靠在门口的墙上,沉默了会后走进来,坐在王耀的身边,揽住王耀的肩膀,“哎呀呀呀,哥哥我好久没有看见小耀啦。真是抱歉啦最近巴黎那边有些急事赶了过去就没怎么和小耀联系了,话说小耀也不和哥哥我打电话,我的心都要碎了……”

弗朗西斯用夸张的语气说完这些话,却对王耀出现在这里没说什么包括刚才亚瑟所对他做的动作。

亚瑟不绅士的翻了个白眼,将茶杯狠狠地放在弗朗西斯面前。“你来有什么事?”

“没什么,就是一些繁琐的小碎事。”

“是吗?”亚瑟坐在王耀的另一边,又抓住了王耀的手腕。

王耀一惊,试图想要摆脱,亚瑟刮了刮王耀的手心让他安分点。

王耀感觉被刮的地方麻麻的心里痒痒的。

现在,两个男人坐在他的旁边,一个是让自己无比纠结的人,另一个感觉暧昧不已的人。不管哪一个现在都让王耀觉得无比尴尬。

“那个…你们要是有事要谈的话…我还是先走了…毕竟还有很多事没有做…”王耀断断续续说完这句话,感觉到两边的力气都稍微小了点,可是还是没有松开。

“没关系的哦,哥哥我来就是稍微想要和小亚瑟说一下,枢轴那边出了点状况,最好找人查查。”

亚瑟哼了一声,“我自有打算,要是你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个那就没必要了。”

“哎呀呀…那还真是伤了哥哥我的心啊,不过不要动手太狠,哥哥我的小伙伴也在里面呢。”

“啰嗦!!!!”

弗朗西斯笑了一声,转头看向浑身不自在的王耀,“小耀…占用你一点时间可以吗?”

王耀一僵,躲开弗朗西斯的目光,那太让他心里难受了,“…可以啊…等我下班过后。”

“好啊,那等你下班以后给我打个电话我来接你。”

“嗯…”

弗朗西斯松开手,笑着对亚瑟说,“这可不行哦。”然后抱了王耀一下,离去。

“那个家伙…!!!”

PS.消失了n长时间我回来了,也就码了这些字,最近没什么灵感啊……我个人是坚持1vs1的,当然在某些方面也坚持all【只用于二次元】,所以关于感情的处理我都很棘手,毕竟我不希望如很多文里一样,王耀单纯简单不善于感情,我希望他能看透自己
如果有感觉哪里不好的请提出来我会改正的

【小狐三日鹤一期安清短篇】那些事

婶婶将小三日月宗近带回本丸时只有LV.1。

小小的三日月十分可爱,婶婶将小三日月介绍给本丸里的刀时,小三日月怯怯地躲在婶婶的后面,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到处乱转。

“这是三日月宗近,不用我说了吧,还是个孩子哦。是我好不容易带回来的,谁要是欺负他可别怪我不客气!…嗯…小狐丸呢?”

婶婶看了看只见到一期和短刀们,没有看到那个白色长发的大狐狸。

“啊,小狐丸殿的话出征刚回来受了重伤现在还在手入室呢吧。”一期一振温柔地笑着对三日月招了招手,手里是刚做好的丸子。

小三日月犹豫了一会禁不住诱惑走了过去。

见小三日月走过来,在一旁的小短刀们都跑上来围着他看。

“啊,小三日月真的和那位大人一样。”

“三日月殿小时候好可爱,和现在一点也不一样!”

“好像抱抱他?可以吗?!”

……

婶婶笑着摇了摇头,对正在照顾弟弟们的一期一振吩咐道,“既然小狐丸还在手入室,那么就把小三日月抱给三日月吧。”

“啊…”一期一振歪了歪头,“还是交给我吧。三日月殿和小狐丸殿都在手入室里。”

婶婶蹲下捂住脸,“一要回来就黏在一块!”

“没关系的,毕竟小狐丸殿伤的挺重的,三日月殿应该很担心吧。”

“是哦!上次鹤丸国永受重伤回来的时候看看某人那眼神,啧啧。”

“主上!!!”

“好啦,不打趣你了。我还有事,记得好好做内番,至于这个孩子…”婶婶看向乖巧坐在一旁吃着丸子的小三日月,“那就先拜托你了。”

“是。”一期一振目送婶婶离开,从地上站起来,抱起小三日月,对弟弟们说到,“好了,好好的去干活吧,等晚饭时我叫你们好吗?”

“嗨!”

一时间小短刀都跑光了,一期一振噙着笑容无奈带着些宠溺摇了摇头,低头就发现小三日月盯着他看,“我带你参观参观怎么样?”

小三日月乖巧地点了点头。

——————————————————————————————————

“这就是今天来的刀吗?!”清光扔下扫帚,眼睛发亮地盯着一期怀里的孩子。

“哎?!是三日月大人小时候!”清光一声惊呼引来其他人的目光。

“是的。”一期点点头。

“哎呀!吓到了吗?!”鹤丸国永突然从一期背后抱住了他,“哎哎哎?是小三日月吗?!什么时候带回来一个小一期就好了…”

“鹤丸殿…”一期无奈地敲了敲鹤丸的脑袋,“您又胡乱跑了吧?今天的工作做完了吗?”

“早就做完了哦一期!要给我什么奖励吗?”

“……晚上再说。”

“yes!!!”

就在一期和鹤丸“谈情说爱”时,清光被安定拽走了,小狐丸和三日月也从手入室走了出来。

“哈哈哈,是小三日月吗?”

一期转过身,看到小狐丸和三日月站在他背后笑着他怀里的小三日月。将小三日月教给三日月,一期便告辞说自己还有事情没有做完便离开了,鹤丸国永跟在一期后面也离开了。

“小狐丸你看!”三日月将小三日月高高举起,“他多么小啊…”

小狐丸揽住三日月的腰,亲昵地在三日月脸庞蹭蹭,满足地叹了口气,眯着红色的眼睛里面满是温情,“是啊,就像我第一次看见你。”

小小的软软的没有任何攻击力,乖巧惹人怜爱。让人不禁生出保护他的欲望。

“我还记得第一次看见你出征时,我跟在你后面跑,你却不愿意回头,但是呢…”三日月伸出一只手握住小狐丸揽在他腰上的手,“现在我就在小狐丸的身边呢。”

“是呢。”

清光捧住脸颊,看着远处的两个人,吸了吸鼻子,“真好。”

“快点工作!”

“安定你什么时候才能开窍一点!不要打我的头!啊!我的指甲油掉了!!!”

“加州清光,晚上床上见。”

“啊啊啊啊啊!!!!!”

PS.好吧,我对刀剑乱舞下手了,小狐三日鹤一期安清我都很喜欢,没有特别长,本来想要写长篇但想了想我更新的速度还是算了,要是喜欢的话就好了呢。